厚料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厚料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被亲人两次扔进魔窟这片对我的伤害远超过熔炉-【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5:10:39 阅读: 来源:厚料机厂家

真实,才是最可怕的恐怖片。

毒药君安利过很多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无一例外,看完后都被虐哭。

尤其是韩国的《熔炉》,其虐心程度让很多人不敢看第二遍。

今天要讲的这部影片,也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黑暗学校题材。

被虐待、被活埋,两次被亲人送进魔窟,这部电影对我的伤害指数远超过《熔炉》。

《感化院》

Sanctuary

本片的拍摄地就在故事发生地——福瑞斯福利院。

1945年以后,德国有将近80万少年是在这样的感化院长大。

主人公叫沃尔夫冈,母亲再嫁,继父不待见他。

沃尔夫冈很爱他的母亲,两人关系亲密到连继父都感觉不对劲。

很明显,这是一个有俄狄浦斯情结(恋母情结)的少年。

所以,对于“抢夺”了自己母亲的继父,沃尔夫冈自然很不爽,总是想方设法地惹怒继父。

继父也不给他什么好脸色。

在一次社区聚会上,继父故意当着沃尔夫冈的面与母亲秀恩爱。

沃尔夫冈出于报复,将自己的小伙伴们带到继父卧室,偷看继父的黄色杂志,并且大声嘲笑。

继父一气之下,把沃尔夫冈送到了感化院。

一路上,美丽的田园风光,奔驰的白马,让沃尔夫冈产生一种摆脱继父,获得自由的错觉。

见到和蔼可亲的院长后,沃尔夫冈更是完全没意识到接下来的恐怖生活。

但是,看起来美好的事物,背后往往都隐藏着阴暗丑陋的一面。

镜头一转,便是感化院里像监狱一般的灰暗场景,以及穿着清一色制服,眼神空洞的少年。

“感化院”,说起来是感化,让问题少年脱胎换骨的地方。

实际上,却借着锻炼身体的名义,让他们去做短工,为感化院赚钱盈利。

一旦有人不听话,舍监就是一顿揍。

与其说是舍监,不如说是一个残暴的监工。

对于桀骜不驯的沃尔夫冈,等待他的,是院长和舍监一次又一次的打压和欺凌。

而感化院的处罚方式还不止这些,一个人做错事,身边的所有人都要受到惩罚,类似中国古代的“连坐”。

这种制度带来的后果就是感化院的其它少年都会孤立那个“不听话”的人,甚至集体攻击。

这就像一种反噬力量,让感化院更好地控制这些少年,沃尔夫冈哪怕想逃也逃不了。

为了表达自己内心的不满,沃尔冈夫故意去偷院长种的番茄。

这让我想起了《肖申克的救赎》里的一幕,安迪在监狱长的办公室里,通过广播放着莫扎特的《费加罗的婚礼》。

当沃尔夫冈被舍监用棍子痛打的时候,他的眼神跟安迪在放莫扎特的音乐时一样不屈。

沃尔夫冈的妈妈答应他圣诞节的时候来接他,但是那一天,沃尔夫冈没等到妈妈。

他准备逃跑,但是院长察觉到了。

前一秒我们看到院长的手搭在沃尔夫冈肩上,后一秒就是沃尔夫冈伤痕累累地被绳子吊着。

中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我们可想而知,但正是这样冷静的镜头切换让人觉得心底更加压抑。

即便遭受了数次惩罚,沃尔夫冈还是心怀希望,他相信,母亲一定会让他回家的。

在一次做短工的时候,他用铲子打伤舍监,成功逃回了家。

还没在家好好地吃上一顿饭,感化院的院长就追了过来,沃尔夫冈害怕地躲在母亲的身后。

沃尔夫冈对母亲说着感化院的虐待行径,但院长称沃尔夫冈是在编造故事,继父更是不相信他。

母亲说要亲自去感化院看一看,于是沃尔夫冈在母亲和继父的陪同下又回到了感化院。

不可置信的是,等到沃尔夫冈下了车,而母亲和继父却准备开车离开,即便沃尔夫冈拼命给母亲看自己身上累累的伤痕。

母亲的抛弃让沃尔夫冈彻底绝望,母亲是他唯一的希望和依靠。

现在的他,只剩下恐惧。

而之前被他打伤的舍监,突然把沃尔夫冈带到小树林,准备活埋他。

这一骇人听闻的举措,也是院长驯化孩子们的终极手段。

就在沃尔夫冈即将见上帝的时候,院长把他救了,并对沃尔夫冈说:这是你的“重生”。

施暴者给与受害者所谓的希望,这是摧毁一个人原有心智,受其操控的最好方法。

从心理学上讲,可以解释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这个病症又被称为人质情结,简而言之,是指被害者对施害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施害者的一种情结。

病症的诱因就在于动物的原始本能。

任何动物,遭遇生命威胁的那一刻,都会表现出一定程度的服从,因此几乎都能被驯养。

人再高级,也挣脱不了其动物性,自然逃不出这个藩篱。

沃尔夫冈就是在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下被驯化的产物。

本来在母亲抛弃自己之后,沃尔夫冈已经没有了生活的希望了。

在经历了这次活埋后,沃尔夫冈真正沦为了感化院的“行尸走肉”。

最后,他成为感化院驯化其它新来的问题少年的帮凶。

当继父去世后,沃尔夫冈可以回家时,他却独自坐上了开往不知何方的火车,而眼前是一批批去劳作的感化院少年。

很多人看完这部影片,会对比同题材的《总有一天》和《熔炉》,认为《感化院》在人性的挖掘上更为深刻,视角看得更远。

《感化院》里的不仅仅是绝望,还有绝望之后的麻木与驯化。

还有网友评价:

杨永信的感化院还在感化着少年。

还记得“电击狂人”杨永信吗?

他自称为“全国戒网瘾专家”,开了一家“戒网瘾学校”,通过电击的方式“帮”孩子治疗网瘾,但其治疗过程极其残暴,被爆料后引发社会热议。

然而,才一年的时间,一个叫做豫章书院的地方,再次重复了这样丧心病狂的“问题”教育。

豫章学院就是中国版的《感化院》。

学习不好、早恋、打架、逃课、沉迷网游的问题少年,被父母送进这所书院进行“教育”。

一进这个学校,问题少年就被关进一间肮脏狭小的小黑屋,每天就一个鸡蛋和一碗浆糊般的食物,三天才有一桶水,如果表现不好还要挨打。

从杨永信到豫章书院,一个又一个的“感化院”曝光在我们眼前。

影片中的黑暗与残酷,在现实生活中随处可见。

但我们在痛恨这些感化学校的同时,是否想到“问题少年”父母的责任?

没有天生的“问题少年”,很多都源于父母们的失败教育。

当自己的教育无果后,便寻求各种外界机构进行强制性教育。

更可怕的是,中国的父母普遍认为孩子是自己的私人物品,他们有权利随意处置他们的人生。

在杨永信事件里,有孩子接受网瘾电击治疗后,回到家已经大小便失禁了。

记者问他的父亲,你看到孩子现在这样,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父亲说,至少他现在听话了,听话就行了。

有些父母在意的,不是孩子是否变得更好了,更优秀了,更加快乐了,而是是否变得听话了,变得不再给他们添麻烦了。

有位曾经接受过杨永信电击的女生,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说:

那些电击治疗仪就是代替父母教育的恶魔,因为父母只想把孩子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哪怕就是电也要电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同样的,当初“豫章书院”的罪恶被曝光后,有家长为它抗议: 书院救了我们这么多家长,你们怎么就说书院不好呢?

孩子已经开始变得听话了,他们心里也很安慰,要是书院关门了,孩子们又该去哪。

只要孩子听话就行?

当然不行。

请让毒药君引用雅思贝尔斯的话来告诉那些热衷听话的大人们:

教育的本质意味着: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

另外,毒粉们有没有觉察到,感化院教育模式真的有点像我们常见的正规学校?

近 期 热 点

乌克兰试管婴儿较好的医院是哪家呢

广东省知名生殖中心经验丰富

新乡大约要怎么治疗包皮过长呢包皮过长的危害及治疗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