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料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厚料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河南大旱曝水利设施短板机井多中看不中用临安槭

发布时间:2020-10-19 05:46:11 阅读: 来源:厚料机厂家

河南大旱曝水利设施短板机井多中看不中用

“收麦之前就开始干旱,家里的地都撂荒了,每天吃水都要买,一个月光买水就要花掉100来块钱……”近日,河南郏县茨芭镇山店村村民反映,再继续干旱下去,可能连水都买不到。

记者从河南省防汛抗旱指挥部了解到,今年入汛以来,河南省平均降水量114.5毫米,较多年同期均值偏少59%,这一数字是1951年以来的历史最低值,加之气温持续偏高、蒸发量大,河南省中西部和西南部分地区出现了严重夏旱情况。7月28日到31日,河南省出现一次较大范围降雨过程,平均降雨量16毫米,但平顶山、南阳、许昌、洛阳、三门峡和郑州西部等重点受旱地区降水偏少,旱情持续加重,抗旱形势依然严峻。截至8月4日,秋粮受旱面积2714万亩,其中重旱863万亩,甚至有些地方已经绝收。旱情蔓延还导致至少70万名居民出现临时性吃水困难问题,当地政府正使用打深水井等方式来缓解旱情。

一些受旱农民和专家告诉记者,河南今年旱情,一是受极端天气因素影响,二是农田水利建设滞后和监管乏力造成的恶果。

至少70万名居民出现临时性吃水困难问题

“玉米都卷叶了,花生也闭眼了,不浇水的话,连种子和化肥钱都收不回来。”周口太康县五里口乡村民魏女士告诉记者,“我婆家兄弟的儿子凌晨两点起来抢水都没有抢到,有的村民甚至就在井边睡。”

“机井刚开始抽出来的水都是黄泥糊,根本就没法用,后来慢慢地变清了,但是水量很小,我这一块儿地,三亩半左右,得浇一天。”魏女士告诉记者,她从凌晨4点多一直浇到晚上8点多,“还没有浇透”。

魏女士还告诉记者,如果一直干旱下去,“按照我的浇法,估计一个星期就得浇一次地。”

“浇这一块儿地需要二三十块钱的柴油,所有的地浇下来,一次需要100多块钱。”魏女士指了指家用柴油拖拉机说,“这个柴油机耗油还是少的呢!”

“机井打好后,配套一直不完善,只能用这个。”魏女士满足地说,好歹庄稼干不死,还有点收成,不然玉米连穗都长不出来。

记者看到,玉米处于抽穗开花期,“正是需要雨水的时候,缺水就会减产。这样干旱下去,收成也最多够成本钱,连人工费都保不住。”魏女士面带愁容地说。

然而,在平顶山宝丰、叶县和郏县等地方,正常年景本应该一人多高的玉米,现在却不及膝盖高,仅郏县就有近4万亩土地撂了荒。“6月以来,就没有下过雨,我想买的种子不能退,放那儿,明年就不能再用了,谁也想不到,种上后一直不下雨。现在基本上绝收了。”叶县杨庄镇村民杨学兵说,马上吃的水都快没有了。

“现在井里面的水大概还有一尺多深,下面有十来台泵,谁的泵放到最深处,谁才有可能抽到水,其余的泵都抽不到水。”山店村村民告诉记者,由于降水稀少,不少乡镇的水井已经干枯,吃水也成了问题。

“每天凌晨3点多,就得爬起来占地方抽水,谁家起得早,谁就先用水。”村民李宏卫告诉记者,由于水量少,原本要供十来户人家吃水的井,现在只能勉强抽出两桶水,还不够一户人家全天用。

记者从省防汛抗旱指挥部了解到,截至8月4日,全省山丘区仍有71.1万人、10.7万头大牲畜存在临时性吃水困难问题,目前正在加紧建设应急饮水解困工程。由于降水稀少,近期河南郏县地下水位目前平均下降了5~15cm,有的乡镇甚至下降了25cm。

“买的拉粮食的三轮摩托车也被改成了临时储水车。谁家打水井有水了,就去谁家拉一点。”茨芭镇铁炉村村民刘保国告诉记者,每天买3块钱左右,一个月光买水就要花掉100多块钱。甚至有时候拿着钱,也买不到水。

据了解,郏县用于农田灌溉的22座中小型水库中,21座已经干涸,13条河流全部断流。因为地下水位下降严重,全县8353眼水井中,3500眼已经干涸。原本供铁炉村全村吃水的5口水井,现在基本上全部干枯,“村里正在不分昼夜地打井,等这口300米的深井打好后,每小时抽出的水可以供20户用。”

“好多机井要么配套跟不上,要么抽不出来水”

8月5日~6日,河南局部地区有一场降雨。“但是这场降雨分布十分不均,持续时间短、局地性强,豫北降水较明显,对豫北旱情有一定缓解。”省气象局首席预报员说。

“对平顶山地区来说,降水作用不是很明显,舞钢市和鲁山县西部降水量较大,约20~30mm,有些地区降水量仅有0.5mm的分散性降水,对缓解农业旱情没有作用。”平顶山市防汛抗旱指挥部黄主任告诉记者。

省农气中心负责人说,旱情严重,除了气象原因以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农田水利设施跟不上。

“好多机井要么是配套跟不上,要么抽不出来水,很多已经报废。农民自己打的压水井大部分太浅,也没有水了。”平顶山鲁山县马楼乡村民王久松告诉记者,2010年南水北调工程中线沙河渡槽工程修到这儿的时候,需要打地基,很多泵抽水。“从那以后,春天干旱来临时,准备浇地,突然发现,水位下降了不少,已经不能带泵了。所以就开始下去淘井,井圈是一米直径的水泥管子,大概井圈下降70公分时,水就够用了。”

“今年6月,我发现机井水位又下降了约50厘米。”王久松说,山坡子地,打井就要打深井,至少得40米,前期投入至少7000元,“但是基本没有人这样打机井,投入太大了。种几十年地,连一个打井钱都收不回来”。

王久松还告诉记者,政府投资建设的农田小水利设施配套不完善,“一些机井不能用喷灌机抽水,不然井里的水易被抽干,必须用潜水泵,可潜水泵必须用电,机井附近又不通电,这就给群众抗旱带来不少难度。”

“坡地必须得平,不然浇不了,地势太高的,潜水泵也浇不了。”王久松叹息地说,当初建的时候怎么就没有考虑到实际情况呢?

对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省供电公司员工告诉记者,“按照我省目前电价水平和出资政策测算,增加一个排灌台区,一年闲置10个月,加上折旧,一年供电公司亏损约1.5万元。维护成本也不少,每年到抗旱季节,供电部门都要拿出两万多元维修。”

在采访中,王久松对政府投资兴建的机井的质量表示不满,由于项目施工方没有按照建井标准施工,偷工减料,致使一部分机井坍塌等不能正常使用。“希望坍塌的机井早日修复好,能真正地解决老百姓种地浇水难的问题,而不是为了应付上级检查。”

“机井没水,干渠断流,水库也基本上没有水可放了,市区周边农田已经不灌溉了,等于放弃了。”王久松说。

近日,随着高温持续炙烤,平顶山白龟山水库碧波荡漾的景象已荡然无存,裸露的库底上长出了杂草。“从去年七八月份开始,水库的水就在慢慢减少。”岸边的村民说。

记者从省防汛抗旱指挥部了解到,5月以来,平顶山平均降水量较多年同期均值少七成多。目前,为平顶山市城区承担供水任务的白龟山水库,蓄水量创建库以来最低,已低于死水位(到该水位后不能再往外调水),严重影响到城市供水的可持续性。目前,平顶山拟二次启用死库容。

专家:“不能雨丰而忘旱,临旱再掘井”

省农业厅一位官员说:“旱灾持续时间长,经济损失大,但是因为它比地震、洪水等突发自然灾害来得慢,往往不会造成巨大的人员伤亡,因此在处理和应对方面屡屡不能得到应有的重视。”

“河南中部的这场大旱,暴露出农田水利建设的不少薄弱环节,结合当前的极端天气,有关部门应该厘清思路,着眼长远,提高农田水利基础设施标准,提升其抵御大旱的能力。”平顶山水利系统一工作人员说。

<ins sinaads-done"="" id="Sinads49447" data-ad-pdps="PDPS000000044086" data-ad-status="done" data-ad-offset-left="0" data-ad-offset-top="0">

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督察专员石海波告诉记者,在全球气候变暖的背景下,降水分布发生了明显的变化,降水量和降水天数明显变少,这就意味着,一方面发生灾害性强降水的概率在增大,另一方面干旱时间延长的概率也在增大。这对全省的农田水利设施建设提出了更高要求,不仅要能抵御区域性的突发性强降水,还要加强蓄水性水利工程建设,保证干旱时也能找到水源。

与此同时,他还认为,随着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大量转移,农村抗旱队伍呈现了结构性变化,这对抗旱队伍的要求越来越高。“留守农村的多是老人、妇女、儿童,挖沟挖渠、取水灌溉都缺少劳动力,昔日抗旱模式已不能适应当前的形势,需要各级部门迅速行动,科学应对,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积极开展抗旱保秋收、保人饮工作。”

“各级政府应该加大对农业旱情的重视,深入指导抗旱保秋收工作,同时媒体也应肩负起呼吁的责任。”省农业厅一位官员说。

“同时,还应该注意发展节水农业,提高农田水利设施的修建标准,由粗放型的农业生产方式向集约型转变。”省农业厅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不能雨丰而忘旱,临旱再掘井。”

深圳做膝关节置换

合肥治青少年癫痫的医院

宁波甲状腺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