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料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厚料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北平》考究 总局挑15页意见设绿色通道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7:58:52 阅读: 来源:厚料机厂家

《北平》考究 总局挑15页意见设绿色通道

金牌编剧刘和平继《雍正王朝》、《大明王朝1566》之后用七年时间打磨而成;曾制作过《闯关东》、《战长沙》、《温州一家人》的制片人侯鸿亮+导演孔笙团队制作拍摄;金马奖、金鸡奖双料影帝刘烨,两次金鹰奖、三届飞天奖的视帝陈宝国,柏林影帝廖凡,百花奖影帝王庆祥,飞天奖视帝焦晃和程煜六大影帝视帝加盟;此外,还有着倪大红、董勇、李晨、沈佳妮、祖峰、王凯、王劲松、姜佳瑞、陈丽娜、高鑫等众实力演员出演。正在播出的电视剧《北平无战事》的台前幕后阵容也足够醉人了。每个名字背后的履历都值得专门去查查资料烧烧脑。

《北平无战事》在北京、天津等卫视以及爱奇艺甫一播出,豆瓣评分直飚到9 .3分,直接超越2011年《后宫甄嬛传》(8 .8分)、2006年《士兵突击》(9 .1分),和2007年被诸多精英人士拥趸的刘和平自己的作品《大明王朝1566》(9 .3分)持平,成为高得分国产剧的塔尖。刘和平直接把这部作品的受众对准了“大学学历以上,或者大学学历以下,平时就喜欢此类题材的人群”。

为了确保历史的真实性,刘和平多次到台湾地区、美国胡佛研究院研读大量的历史资料,包括一些未解密的日记等。剧中无论是1948年国民党败退前经济崩溃、各种势力错综复杂的史实,还是对反腐这个敏感话题的深读,及细微到“建丰同志”或是“经国局长”的称呼差别,北平警备司令部总司令、保密局北平站的站长、马汉山等人的原型对照都足够让观众烧脑。以至于该剧被媒体惊呼“有禁片的勇气”的同时,也颇担心了一下其收视表现———宏观深邃的历史正剧和当下村帅玛丽苏盛行的电视荧屏是否太格格不入?但在最新收视成绩单上,《北平无战事》在北京和天津收视率排在黄金档第二和第三名,让不少观众欢呼:原来严肃剧还是有市场的!该剧制作人侯鸿亮当初冒着投资回收和审批的双重风险接下这个项目,他也寄希望于“永远不能低估观众,观众对有价值的东西呈饥渴状态”。网上,观众显然对这个“烧脑游戏”乐此不疲,细到每通电话的内涵,“铁血救国会”“新生活运动”等名词解释,都能引起话题讨论。演员们的表现更是被惊呼:“演技全爆表!”

这部经纬大剧的诞生过程其实也颇为烧脑。除了刘和平七年埋头打磨,它还曾经遭遇过七个投资方七次撤资,制片方曾为能否过审、是否能收回1.5亿的巨大投资而忧心忡忡。广电总局发来15页纸的修改意见,维持了一年半的超长后期制作。演员们也不容易,身价被砍到了脚后跟,每个人都在为到底演哪个角色纠结不已,拍戏过程烧脑到完全无法走出来愉快地玩耍。南方都市报记者独家专访制片人侯鸿亮,并采访编剧刘和平及发行方东方融合相关负责人,揭开这部大剧台前幕后的烧脑智慧。

在国产剧跟国足一样让人糟心的年头,《北平无战事》为什么一开播就能收获豆瓣9 .3高分,并得到网友们“这个电视剧会把我的眼睛惯坏的”的评价?

投资1.5亿,“王朝”专业户刘和平的本子,影帝视帝老戏骨,多到够凑几桌麻将,这样一部剧为什么遭遇七个投资方七次撤资?

这个让制作人候鸿亮一开始觉得“一定通不过”的剧,最后如何通过审查,甚至得到总局的“护航”?而广电总局发来的15页纸修改意见又都是哪些意见?

“你会觉得它是个谍战戏,它不是,它是个金融戏。再看,会觉得这是一个反腐戏,其实它也不是——— 它就是个历史剧。”——— 制片人候鸿亮

“一边是代表政府的国家机器,一边是代表民意的国家脸面,一旦发生冲突,国家机器便会踏着国家的脸面碾过去。”———《北平无战事》台词

制片方 过审的智慧

怎样才能规避审查风险?

《北平无战事》刘和平写了七年,这七年相继经历了七个投资方七次撤资。最后接手这个项目的制片人侯鸿亮最初也接触过这个剧,当时他的判断是“这部戏一定通不过”。让所有投资方都觉得最冒险的一点是———这个剧深入剖析北平解放前国民党内部的腐败。“当时的中央还不像现在反腐力度这么大。我也比较慎重,也问过以前的投资方,有一些公司甚至是开了电视台的会讨论这个项目要不要上,大家都觉得有风险。总局从来没有说过反腐戏不能拍。但这个尺度我们看能不能把握。”侯洪亮说。后来他看了剧本,被文字打动,抱着好故事应该把它做出来的想法甘愿冒险。当时他们没有想到,到这个剧播出的时候,对反腐题材特别宽容。刘和平透露:“关于贪腐,一条意见都没有。前几天还说了,现在怎么看不到反贪腐的作品?就一个《绣春刀》这也太不像话了,说的是明朝。”

对自己的故事构架和人物,刘和平非常坚持不肯改动。在规避审查风险方面,片方做了一个巧妙而又艰难的设计。侯鸿亮透露:“这个戏是一个重大题材,但它不需要通过重大题材审查办公室来审查。因为所有的领袖人物都没有露面,毛泽东、周恩来、蒋介石、蒋经国都没有。如果是作为重大题材审查了,它一定会要求审核所有的历史事实,给编剧创作的空间就相对比较窄了。所以这段历史是刘老师已经吃进去了,然后再吐出来,你看到的都是真实的,其实也都是虚构的。规避得还算很巧妙,就是挺难的。这中间包括我也一再地和刘老师想办法消减蒋经国的一直被提及。其实这里面是整个北京的和平解放,就是蒋介石或者是蒋经国和毛泽东周恩来的一个对弈,但这四个主要人物都没有(亮相),却还要一样能把这整个故事讲清楚。”

收支的平衡

不如雷剧好卖,1.5亿如何收得回?

凡是接触过这个项目的人都有一个共识,《北平无战事》在思想和艺术上绝对出彩。但刘和平的作品一向有深度,受高端人群的喜爱,却也被担心很难接地气为主流电视受众所接受。发行方东方融合的张总表示:“发行期间,给不少卫视看过片,他们虽然在审批时公认这是部高品质剧,但在决定时觉得它不够接地气,不会像雷剧俗剧一样带来高收视而不选择引进播出。”侯鸿亮在最初就有过这样的权衡:“现在大家都太过浮躁,所以对稍微有一点深度的作品接受起来是有困难的。我们和刘老师也在这方面有一些碰撞。但刘老师对故事还有人物的一些大的方向是很坚持的。”为了增加它的商业元素,片方把目光投向了演员的选择:“我们当时说全片任何一场戏拿出来观众看的时候,都有一个熟悉的人。往往大家看电视剧的时候,首先是要有熟悉的演员把你留住。我相信这个戏只要看下去大家一定会觉得好看。”

要呈现一个厚重宏大的剧本,必须有精良的制作,再加上六大影帝、数十位明星云集的阵容,最后该剧耗资1.5亿。大手笔的投资让该剧的成本回收也变得并不容易。“如果没有一剧两星,这个剧整个销售会更成功一些。播出的档期会没那么抢。因为到年底的时候,各电视台都在压出品方的价格。而且电视台习惯在一部戏播火了以后,马上就要求制作方能够再复制前面的成功。但是刘和平老师在一篇采访中提到他的创作思路有两点,一个是不重复别人的,一个是不重复自己……”尽管在当下电视剧较为浮躁的大市场环境下,一个创新的有深度的作品的运营困难重重,但侯鸿亮对这部作品还是很有信心:“当年《士兵突击》其实收视率不那么高,但是网络上当时已经像疯了一样在流传。观众呈一种饥渴状态,希望能够看到他想看的东西,但现在给到的东西大部分都是雷同的,像这样一部作品出现的话,我倒是觉得可能会是一个好事情。”他理解后来北京、天津卫视等购买这个剧,也是考虑到打造平台品质以及吸引高端人群的诉求,让一些不看电视的人回到电视机前。作为制作方,他们对这部剧也有自己的底线:“电影电视剧还是商品,如果让投资方赔钱的话,那就是有问题。”他认为这部剧能达到收支平衡的底线:“首轮卫视版权,加上不低于一颗星的网络版权应该可以收回投资。其实网络还挺看好这个题材,爱奇艺买了版权,反腐和每个人生活相关,能引起巨大话题。另外刘老师说过,这个片值得重读。不会是看完一遍就不想看的。它一定能够首轮完了以后有二轮、三轮。我有过这种经历,有时候一部戏带给你的,可能比十部戏带给你的都多。当它的社会意义真正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它的价值会呈几何式地在增长。我拍了好多部戏,其中可能《闯关东》一部戏的价值会等于好多部戏的总和。“

细节的考究

小到一张信纸,都要和当时一样

剧组动用了四台最高规格的高清摄像机拍摄。服化造的细节的要求均近乎苛刻。在媒体的提前看片会上,大家都感叹这是一部拍出了电影大片味道的电视剧。在侯鸿亮看来营造品质最关键在于细节。“国民党什么局里面的每一张信纸,它都一定和当时那个信纸是一样的,这个要考据。呈现在画面里的每一件道具,它一定是那个年代有的。我们基本上做了一个还原。导演提出来一些画面一定要去北京大学拍,但北京大学根本就不接受拍摄。后来通过北京市委宣传部来协调的。如果其他剧可能找个公园就拍了,但这个不一样,因为燕京大学它当年基本上是同样的环境,去了以后感觉是不一样的。很多演员在现场拍摄了一天不敢坐下,只是怕衣服坐出褶影响效果。”

总局

连错别字都挑出的十五页“意见”

十五页纸,这是侯鸿亮从业以来接到的最长审查的意见。但让他特别开心的是这十五页并没有让这部剧伤筋动骨的地方。刘和平表示审查“非常宽容”。总局更多只是从党史和文史的角度上把很多应该规范的东西都规范了,“甚至是关于党委内部的一些东西,你究竟是城工部还是地下党,因为城工部有很多敏感点。包括从历史的角度,我们怎么看待当时发生的事情,准确性上提出了大量细节的内容。”总局的回复细致到:“初审完了以后复审,复审完了以后,每一条每一条甚至错别字他们都给你挑出来。”有了这许多考据意见,《北平无战事》后期断断续续做了一年半,是普通电视剧后期三倍的时间。

甚至为这个片子特设了绿色通道

尽管题材敏感,但其实广电总局在促使这个片子完成的过程中也起了积极作用。其中一项举措就是为这个片子开设了绿色通道。“审查的时候会有一个程序,先送北京局,多少个工作日之后送总局。总局多少个工作日之后再给北京局答复,北京局回过头给我们审查意见。我们根据他的意见修改完了以后,再送北京局复审,复审完了以后再送总局。而现在,我们都是北京局总局同时在审,节省时间。总局看完以后又请了很多专家,让专家有些意见进来。”

编剧

关于剧名,刘和平最满意的名字是《最后的王朝》……

刘和平无疑是《北平无战事》这个作品的核心。该剧从动笔到播出历时七年。一个金牌编剧,把最赚钱的时光都贴在了这部作品上。刘和平透露这个剧名字就想了好几个。“取了一个《明月照人1948》,他们觉得第一没有涵盖1949,第二太文艺。后来叫了一个《北京不战》,他们觉得太像商业片。我自己最满意的一个名字是叫《最后的王朝》,但是报立项的时候,广电局认为太敏感。所以最后改成《北平无战事》,我自己希望叫《最后的王朝》,就是王朝系列,因为前面写了《雍正王朝》、《大明王朝1566》,这地方是蒋介石最后的王朝。现在叫《北平无战事》,相对文艺有一半,商业有一半,最好的就是容易通过,但不够响亮。”

多维网状叙事,最初剧本只有35集,最后的5集开机后才完成……

《北平无战事》选取了1948年国民党经济全面崩溃,蒋经国强制推行币制改革以最后一搏这样一个历史节点,将大的命题放进短短几个月的叙事中。讲述国民党在行将全盘崩溃之际,竭尽全力试图力挽狂澜,没想到反而加速了它的覆灭。刘和平把这段历史烂熟于心,再用可以呈现的尺度拿捏构建出来。“它会让人看到,国民党和共产党在这最后决战的半年时间,历史最终选择了哪个党。它从这一独特角度来揭示历史的必然,这是以往任何作品都没有过的。”刘和平说。侯鸿亮评价这部作品层次丰富,“你会觉得那是个谍战戏,它不是,它是个金融戏。再看以后,会觉得这是一个反腐戏,其实它也不是,它就是个历史剧。它没有说一句共产党好,但大家看完了以后,会有一种感触,就是那个时代的共产党和那个年代的国民党差异在哪。”

《北平无战事》采取了多维度的网状叙事,刘和平称:“我的结构叫做乱石铺街,其实是无序可寻的,我在写的时候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所以信息量很大,拍起来特别难。”

最初剧本只有35集,最后的5集一直到开机之后才完成。侯鸿亮透露刘和平这5集步步推敲反复揣摩,“走不通了以后他转过头把前面写的全部都否定了,重新再来。所以他是定一个起点定一个终点,中间有无数种可能。”

该剧人物关系图足以看晕很多观众,而且不仅描述国共博弈,更有国民党内部、共产党内部各部门之间的微妙关系。人物设定也十分特别。刘和平介绍:“方孟敖这个地下党从开始到最后,共产党没有给他派过一次任务,也没有过过一次组织生活。最后‘孔雀东南飞’计划落在蒋介石要傅作义希望北平方面把钱都运走,而最后接到中共的最高指示,毛泽东下的指示和蒋介石是一样的,叫他把钱都运到台湾去。所以方孟敖这个地下党就是一直没有接到组织上任何一个指示,干过任何一件事。最后接的一个指示蒋介石和毛泽东给他下的是一模一样的。“

演员

好多角色都想演,到底该演哪个好呢?

一部电视剧能够塑造一个非常成功的人物形象已经很不容易了。而《北平无战事》中,每一个的人物形象都很鲜明。这就让演员们纷纷陷入了深深的纠结中。陈宝国长时间都在纠结他要演哪个角色。他想方步亭我是不是能演,曾可达我是不是能演,徐铁英可以,我要再放开了手的话,马汉山也一定精彩。廖凡一直纠结在究竟是演梁经伦还是演曾可达,到了最后一刻的时候,导演说,你演梁经伦吧,你演这个角色演成什么样我想象不到,曾可达这个人物是相对扁平化的,你演成什么样我能想象到。导演认为廖凡适合演内心特别纠结的角色,梁经伦出来以后定是让大家看了抓心挠肺的。这个被外人看成是地下党的人实际上是蒋经国的一个核心人物,但是他又对国民党的所作所为极为不认同,从自己内心里又把自己当成一个共产党……此外,因为档期原因没能出演的孙红雷其实当时也特别想来,他说:“我能演曾可达,我能演孙秘书,我能演梁经伦,这几个角色我都能演。”

那么多大咖,到底砍多少片酬合适呢?

很多人问侯鸿亮一个问题,请这么多大咖来难不难,贵不贵?其实他有一个原则,就是所有戏明星片酬不高于总投资的一半。这部戏也不例外。“片酬低到了让人无法想象的地步。不是说拦腰斩的问题,而是直接对着人家脚后跟了。我们后来是到了什么程度啊,就是我们一共预算是这么多,每个角色我们分配好预算,哪些人能来就来,并不是根据你这个演员的价格来设定。包括临时串戏的一些演员,马少骅他就三天法庭的戏,他已经是个友情价格了,拍完以后他打电话说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戏份少了,这部戏你应该给我更重要的戏,我一定能完成得很好。第二个,钱你们给多了。拍这个戏是不需要这个钱的。包括李晨,就两三天的戏,我就让人包了一个红包给他,人家就是纯粹帮忙啊,他收工以后打电话问我在哪,他专门把红包又退回来,‘这个戏能参与一下还是很开心的事’。”能请来这么多大咖其实是在侯鸿亮的意料之中,“其实真正的演员,虽说挣钱很重要,但他们内心对创作的满足感其实比挣钱重要太多了。我们提前设定方向,搭一个最好的阵容,不见得是最大的咖,但一定是最会演、最符合这个角色的。最后让我们很感动的是有些演员拿着他甚至是五分之一、四分之一的价格就表达我要来。”《北平无战事》居然还请到了78岁高龄的老戏骨焦晃,“他和刘和平合作过,两人是忘年交,他大概有五六年没有拍电视剧了。这一次呢,刘老师经常写一点剧本给他看,他看了以后也喜欢。还有一个他个人很重要的原因,他父亲就是中央银行总行国库局襄理,彻底地了解到国民党已经腐败到什么程度,所以他做了一个决定,不跟国民党走,全家人留在了上海。我觉得老先生在拍这个戏是给自己父亲的一份礼物。”

和老戏骨对戏,连玩耍的时间都没有啦!

也有很多人问制片人,这一部戏里有那么多大咖,你应付得来吗?侯鸿亮回答:“根本没问题。”完全没有各种提要求和互相碾压,晚上也没有人出来喝酒。有朋友来串戏都特别纳闷:你们这个组都没人出来玩啊,约人喝酒都约不到。其实大家都在准备第二天的功课。不少演员手里都会准备一些工具书,随时帮助自己来了解台词含义。有些人的功课还包括要听听古典音乐、看民国时期的电影。剧组会对演员提出要去了解历史背景的要求,但绝大多数时候是演员自发的。比如刘烨,和很多老戏骨对戏,他把自己调整到了一个很好的状态,“他自己就说,原来我拍戏的时候总是催。一场戏拍完抓紧下一场。而这部戏他要不满意了,他就会说再来一条吧。或者有一天,他身体状态不是很好,他还专门跑到现场去,跟导演说今天的戏能不能延到后一天来拍,因为我现在的状态不好。”现在网上人气很高的“小鲜肉”王凯,第一天来拍戏就让他拿着枪对着陈宝国,一般年轻人都会气弱,但他气势完全不输。这让制片人特别看好他,以至于后来在《琅琊榜》中,他拿到了和胡歌搭档的戏份特别重的角色。

专题采写:南都记者 齐帅 实习生 周瑶

如何种植中药材

白丝袜旗袍

手工旗袍裙定做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