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料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厚料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泉州85岁杨奶奶和保姆情同母女为女儿户口求助海都

发布时间:2021-01-20 16:15:11 阅读: 来源:厚料机厂家

袁银花今年58岁,贵州人,从小患有胃病,这大半辈子的冷暖和眼泪,都因这身病。

最苦的那一次,走了一天的山路,坐了一天的马车,跟人登上了贵州到泉州的火车,只因对方告诉她,“有一种可以根治胃病的药”。25岁,她就这样被拐卖到了泉州洛江。

也是这身病,让她在泪水中明白,人世间有一种温暖,可以超越血缘关系——它来自85岁的杨秀珍奶奶:为她,杨奶奶几经周折帮忙联系上贵州的家人,多次出钱让她回家团聚,为她买药看病,帮她照顾三个孩子的学习和工作……昨天,更是为她的户口和医保问题,打进了海都热线通95060。

杨奶奶(左)和银花感情很深,以母女相称

一段30多年的“母女情深”,从海都热线中走出来。

“我不放心,她这辈子够苦了”

“我女儿这辈子太苦了,我今年85岁了,老了帮不了了,希望你们能帮她解决户口问题。”杨奶奶家住华大社区,她口中的“女儿”,就是袁银花。

银花曾在杨奶奶家做了十几年的保姆,帮忙照顾杨奶奶的外孙女小净和高龄的老母亲。2002年,杨奶奶的母亲去世了,外孙女也长大了,杨奶奶就将银花介绍到朋友家做保姆。银花换一家雇主,杨奶奶就要去串串门,“我不放心,她这辈子够苦了,我不能再让她吃苦”。

这30多年来,两人感情越来越深,渐渐以母女相称。

且不说这一次为“女儿”求助海都报,这些年,为“女儿”的事儿,杨奶奶没少操心。

“我多操心,能多照顾他们母子”

杨奶奶的操心,从银花到自己家做保姆没多久,就开始了。

因为想家,银花总是孤独地流泪。杨奶奶得知情况后,立刻帮忙写信到贵州,几经周折找到了银花的叔叔。杨奶奶立刻表示,她出车费,让银花和家人团聚。

担心妻子一去不返,银花的丈夫起初并不同意让她回去见家人。杨奶奶不停地做思想工作,才促成这次团聚。回家后,银花才知道自己的户口已经被注销了,因为她被拐卖后不久,人贩子就被抓到了,并骗说她已经死了。

银花与父母相聚了两个月,又回到杨奶奶家做保姆。杨奶奶和银花父母保持着联系,像亲戚一样,相互关心。

没过几年,银花的丈夫因食道癌去世了,30岁出头的银花守了寡,一个人要带三个孩子。杨奶奶心疼她,让她继续回到自己家做事,“这样我也能帮忙照顾他们母子四人”。

这几十年来,银花的三个孩子上学,都是杨奶奶东奔西走帮忙。帮忙申请助学金,帮忙出学费,帮忙找工作。其间,又出了多次车费,让她回贵州和父母团聚。

“她没有户口,就办不了医保”

直到现在,“女儿”的事儿,仍是杨奶奶的心头事儿。

上个星期,银花胃病犯了,杨奶奶出钱,陪她去看了两次病,“她有胃病,经常看病,没有户口就办不了医保,对她来说,负担很重”。

也是在上周,杨奶奶看了本报报道的南安《母子沿街捡破烂,养活一家7口》的报道,海都记者帮助一家7口上了户口,她立刻想到了没有户口的“女儿”。

银花自己也很想上户口,“我丈夫和三个孩子都有户口,可是我一直上不了”。银花说,现在买车票都要用身份证,虽然父母去世了,但她还想回贵州看看两个弟弟。

记者就此事咨询了洛江公安局户政科的工作人员。工作人员介绍,按目前的户籍规定,袁阿姨的现居住地缺少她的基本户籍信息,因此她需要本人回贵州原籍恢复被注销的户口,之后可以投靠子女的方式,迁回泉州。罗溪派出所的吴教导员说,袁阿姨被拐的经历让人同情,他们将会详细告知袁阿姨需要的证明材料,按程序尽力帮她上户口。

“我不命苦,我是有福的人”

说起“妈妈”,银花泣不成声,“我不命苦,我是有福的人。妈妈是一个善良的人,菩萨心肠,同情我们”。杨奶奶马上接过话,“你是老实人,会做事,也帮了我们家不少忙,我们是相互信任,相互帮助”。

银花不好意思地笑了,“我哪里会做事,连高压锅都是你教我用的”。银花说,自己刚到妈妈家时,连稀饭都不会煮。冰箱、洗衣机、电饭煲,一种家用电器都不会用。“都是妈妈手把手教我的,她也不嫌我笨”。

杨奶奶心里一直记得一件事:有一年,从菲律宾回国的堂姐,在杨奶奶家掉了一只名贵的珍珠耳环,她也没在意。可银花一直放在心上,一直找啊找,一次打扫卫生时,总算在角落发现了,立刻还给堂姐。“她很老实,给她钱去买菜,多一分钱都不要,她做事,我放心”。

回忆起共同相处的时光,沙发上的母女俩开心地笑起来。

“等袁姨老了,接她回家养老”

在杨奶奶外孙女小净的心中,袁阿姨一直是自家人。

小时候,外婆说,袁阿姨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因为太贪吃,被拐卖到贵州,现在不贪吃了,就被自己接回来了。从那时起,小净就叫袁银花“姨”。

“我小时候很霸道,不懂事,她却很宠我,再过分的要求都满足我。”小净记忆犹新的是,袁姨每次干活时都要哼山歌,“洗衣服时有洗衣服的歌,洗碗时有洗碗时的歌,很好听”。

银花还记得,自己第一封家信就是小净教自己写的。回忆起教袁姨写字的场景,小净止不住大笑起来。“我当时也在学认字,我就给袁姨布置写字作业,写错了还要惩罚。”几年下来,本来只会写名字的袁姨,现在基本能认识常用字了。

小净3岁起就由袁姨带,现在大学毕业三年,在北京工作。她说,等袁姨老了,希望能接她回家养老,“她和我外婆感情那么好,两个人在一起也有个伴”。

□记者手记

修“福”

银花阿姨的新雇主是一位吃斋的阿婆,陪她看病、拜拜、念经,相处不过几个月,两人已像亲人一般。杨奶奶常去阿婆家看“女儿”,和阿婆也熟了起来,聊起天就停不下来。

阿婆对杨奶奶说,你这么好心,银花遇见你是她的福气,我有她照顾也是我的福气。这个笑得很温暖的银花阿姨,让我百感交集。

从小被病痛折腾,被拐卖过,早年守寡,靠当保姆拉扯大三个孩子。她的人生,就像别人写的小说,跌宕得让人心疼。可她说,“我是有福的人”。她的雇主说,“有你照顾,是我的福气”。

多少人一辈子修不来一个“福”字,有人怨时运不济,有人怨命运不公,那银花阿姨能怨什么呢?

她什么也没怨,勤勤恳恳,善善良良,用别人怨恨的时间,为自己修了一世的“福”。

愿,好人一生平安。(海都记者 喻兰 文/图)

重庆耳鼻喉医院口碑好吗

北京视网膜脱落手术

北京治疗胃癌医院